<form id="jpxxn"></form>
    <form id="jpxxn"></form>

    <noframes id="jpxxn">

        <address id="jpxxn"><nobr id="jpxxn"><meter id="jpxxn"></meter></nobr></address>

          作家班 等你來為中華少年作家代言
          中華少年作家官方網站
          當前位置: 首頁 > 訪談 > 正文
          邢可:小小說是立意的藝術
          2018年8月17日 ? admin ? 評論數 0+ ? 已影響 +

          陳勇(中國作協會員,特約評論家,以下簡稱陳):《看不見的歪脖樹》用藝術實踐詮釋了您自己的論點“小小說是立意的藝術”。請您談一下此文是如何立意的?

          邢可(中國作協會員,原《百花園》雜志社副社長、主編,以下簡稱邢):現在來談這個問題,恍如隔世,那是25年前的事情。關于這篇東西,我已談過幾次了,我曾把它稱為“大風刮來的小說”。那時候,我住在一個商業鬧市街的二層樓上,樓下是一條通往商店的路,路的一邊,即靠我住的樓那邊,是一排比大腿還要粗的白楊樹。有天夜里,風雨交加,第二天早上,我站在陽臺上一看,路邊一棵白楊樹被風刮歪了,歪成45度左右的樣子,向路中間傾斜著。當時我也沒有多想什么,但我每天沒事的時候,就站在樓上往下看。有一天,我發現從樓下路上走過的人,明明離那棵傾斜的樹還有幾十公分遠的距離,卻要向一邊歪一下腦袋,害怕碰到樹干上。這個動作不僅引起我的注意,而且對我的觸動很大。我知道,這是一種心理現象。這種心理現象有時是不自覺的,甚至是下意識的。我心里猛一亮,想到了人們的習慣心理、習慣動作、習慣勢力和無意識。我就從這里下手開掘,來構思這篇小說,寫成了《看不見的歪脖樹》,它的立意,我就不必再說了。

          作家邢可


          陳:“小小說是立意的藝術”這一理論,已經并將繼續影響一大批作家的寫作和一大批讀者的閱讀。您提出這一理論的依據是什么?您認為它有無進一步發展之必要?

          邢:我提出“小小說是立意的藝術”這一論點,完全是因為小小的本質特征出發,并由它的本質特征決定的藝術規律,這是它的內涵,而不是外延。不像有的人,把外延當內涵,把閱讀指向,當藝術規律,蝶蝶不休,誤導作者和讀者,遺害無窮。而且,我是從歐·亨利、星新一以及國內外大批優秀作家的優秀作品中總結、提煉出來的,被無數作家的創作實踐和優秀作品證明,這是行之有效的理論,是顛覆不破的。任何人都不可能在主觀上蔑視和否定它。小小說理論專家劉海濤教授,對此有極高的評價。

          正如任何事物都要發展一樣,小小說理論同樣需要發展,而且必須發展。無數優秀作家的優秀作品,必然成為這種發展的基石和動力,但決不是主觀臆造和癡人說夢所能奏效的。

          陳:您認為靈感是如何產生的?寫小小說需要靈感嗎?靈感與生活的關系怎樣?請結合您的具體作品加以闡述。

          邢:首先我要肯定,寫小小說必須要有靈感,而且,幾乎所有的藝術創作都需要靈感。有靈感的作品才生動,有靈氣,否則,最多也只能是匠氣。靠拉幫結派,相互拉扯吹捧出來的東西,只能是氣球,不會是藝術品。沒有靈感,你就是把吃奶的勁兒都用上也白搭,終不過是文字垃圾。至于靈感是怎樣產生的,這個問題很復雜,不容易說清楚,甚至像先有雞還是先有蛋一樣難以說清楚。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靈感的產生既有先天的因素,又與生活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而且,這里還有一個自覺與不自覺的問題。比如上面說的那篇《看不見的歪脖樹》,就是直接從生活中來的,是對現實生活的思考、提煉和升華。但寫《耳朵》時靈感的產生,卻是莫名其妙的(靈感有時真的是莫名其妙的,稍縱即逝的)。那是在一次筆會上,早晨起床后,正要洗臉刷牙,突然腦子里冒出一個形象,在我面前晃動,也就是說,靈感在敲我的大門,有了創作沖動。我就趕快草草地摸了兩把臉,刷了幾下牙,坐到桌子前面,鋪開稿紙,拿起筆就寫。好像水到渠成,寫的非常順利。朋友喊我吃飯,我只答應一句,你們先吃吧。結果,我一口氣寫了五六百字,寫完了。飯后,我看了一遍,自己很滿意,拿給朋友們一看,都說好,并說是全國水平。可是,我自己也說不清楚,這個靈感是怎樣來的,為什么要在那個時候來。我只能說,那可能是平時不自覺積累生活的結果。

          陳: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寫小小說至今仍在筆耕不輟的,全國僅您一人。您的第一篇小小說是何時發表的?支撐您“為伊消得人憔悴,衣帶漸寬終吧悔”的動力是什么?

          邢:說來慚愧,我那篇寫好人好事的小小說,是1959年發表在武漢軍區出版的《戰斗報》上。中國的1958年,是所謂的“大躍進”熱火朝天的年代,當時的作家們也不甘落后,跟在“大躍進”的屁股后面瞎起哄。結果是,詩歌滿天飛,小小說遍地跑,報刊上刊登了好多小小說。我是1957年初中沒畢業就當兵的。當兵之前,就想當作家,就拼命地讀文學作品。這時候,我看到這些小小說,就拚命閱讀,還收集起來剪貼,貼了一二百篇,厚厚的一大本。讀的多了,自己就想寫。一天中午,戰友們都睡午覺了,我偷偷跑到教室里,一口氣寫了千把字,題目叫《變》。那時沒有稿紙,就寫在我平時用來寫信的紙上。寫好之后,從頭看了一遍,不改也不抄(沒時間),照著《戰斗報》的地址寫了一個信皮,把稿子裝進去封好,偷偷放到連隊的信箱里(戰士寄信不用貼郵票)。沒過多久,收到報社編輯東風的來信,說我的小說寫的不錯,準備發表。我受到鼓勵,連續又寫了四篇給他寄去,每一篇他都來信說不錯,留下發表。可是,只有那篇《變》發表出來了。因為廬山會議后批判彭德懷,加上當時紙張緊張,《戰斗報》停刊了。我那四篇小說因為沒有底稿,連一個字也找不到了。

          我之所以到現在還在寫小小說,就是兩個字:喜歡。或者叫:愛好。

          陳:2010年6月11日傳來喜訊:20部小小說集,包括我的評論集《聲音》在內的二部文學評論集,參評第五屆魯迅文學獎,其現實意義、社會意義、歷史意義不言而喻。請您對此發表評論并預測結果。

          邢:我希望評出當之無愧的真正的好作品,那將是很有意義的。

          陳:有人說,理論之樹常青。也有人說,理論是灰色的。您認為微型小說理論與創作實踐是一種什么關系?當下微型小說理論的優勢與劣勢何在?請您展望一下微型小說理論的前景。

          邢:我認為理論與創作就像人的兩條腿,或者是火車的兩股鐵軌。當下小小說理論就像一個美女,多少人都想親近它,這其中難免有流氓惡棍。對于小小說的未來,我曾多次寫文章表示,我對小小說創作和小小說理論的前景都不看好。因為中國的小小說事業,已經被引到謀求私利和滿足私欲的斜路上去了,幾乎跟中國的整個國情一樣,積重難返。君若不信,請拭目以待。阿門!

          (來源:中華少年作家網/作者:陳勇)

          責任編輯:文禾

          支付寶

          支付寶

          微信

          微信
          作家夢想,我心飛翔

          發表留言: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

          資訊
          說說
          旗幟
          學作文就上新陽光作文
          本站系公益性文學網站,若無意侵犯了您的版權,請致信電子郵箱(791541679@qq.com),我們第一時間處理,謝謝支持!
          微彩微彩平台微彩主页微彩网站微彩官网微彩娱乐微彩开户微彩注册微彩是真的吗微彩登入微彩快三微彩时时彩微彩手机app下载微彩开奖巴音郭楞 | 焦作 | 黑河 | 三亚 | 呼伦贝尔 | 湘潭 | 黑龙江哈尔滨 | 安顺 | 鸡西 | 张掖 | 新乡 | 南京 | 嘉峪关 | 诸城 | 滕州 | 临沂 | 东台 | 临沂 | 沧州 | 燕郊 | 聊城 | 清远 | 乐平 | 阿里 | 鄢陵 | 濮阳 | 兴安盟 | 通辽 | 大兴安岭 | 武威 | 钦州 | 广汉 | 醴陵 | 石狮 | 绥化 | 日喀则 | 博尔塔拉 | 明港 | 泗阳 | 蚌埠 | 滨州 | 铜川 | 湘西 | 广元 | 昌都 | 盘锦 | 正定 | 河北石家庄 | 衢州 | 海门 | 厦门 | 涿州 | 江西南昌 | 乐清 | 抚顺 | 绥化 | 本溪 | 海南 | 苍南 | 百色 | 昌都 | 梅州 | 忻州 | 蚌埠 | 常德 | 抚州 | 秦皇岛 | 沧州 | 澳门澳门 | 诸暨 | 锦州 | 大庆 | 白城 | 巴音郭楞 | 燕郊 | 吉林长春 | 嘉兴 | 靖江 | 五指山 | 鹰潭 | 红河 | 仁寿 | 白城 | 滁州 | 漯河 | 云浮 | 延安 | 惠州 | 台南 | 乐平 | 启东 | 永康 | 南京 | 黑龙江哈尔滨 | 灌南 | 招远 | 如皋 | 扬州 | 丽江 | 梅州 | 阿拉尔 | 大庆 | 神农架 | 扬中 | 阿克苏 | 呼伦贝尔 | 邯郸 | 双鸭山 | 辽宁沈阳 | 邹平 | 丽水 | 滕州 | 揭阳 | 乌兰察布 | 林芝 | 博罗 | 甘肃兰州 | 桓台 | 东阳 | 仁寿 | 青州 | 三沙 | 儋州 | 锦州 | 乐平 | 临沧 | 泗阳 | 安庆 | 鄢陵 | 漳州 | 株洲 | 鄂尔多斯 | 恩施 | 招远 | 滨州 | 仁寿 | 沭阳 | 恩施 | 五指山 | 玉林 | 河南郑州 | 赣州 | 石狮 | 澳门澳门 | 扬中 | 齐齐哈尔 | 葫芦岛 | 馆陶 | 丹东 | 东莞 | 鸡西 | 博尔塔拉 | 顺德 | 云浮 | 芜湖 | 保亭 | 汝州 | 连云港 | 保山 | 阜新 | 珠海 | 济宁 | 抚州 | 赣州 | 和县 | 菏泽 | 阳春 | 黑龙江哈尔滨 | 邯郸 | 金华 | 象山 | 辽源 | 仁怀 | 东莞 | 喀什 | 甘肃兰州 | 克孜勒苏 | 桓台 | 长葛 | 宿州 | 乐清 | 无锡 | 东海 | 宁波 | 绥化 | 金华 | 台中 | 湘潭 | 张家界 | 潮州 | 济源 | 崇左 | 西藏拉萨 | 宁国 | 深圳 | 图木舒克 | 邵阳 | 三门峡 | 广汉 | 新泰 | 万宁 | 红河 | 张家界 | 东方 | 溧阳 | 固原 | 保山 |
          巴音郭楞 | 焦作 | 黑河 | 三亚 | 呼伦贝尔 | 湘潭 | 黑龙江哈尔滨 | 安顺 | 鸡西 | 张掖 | 新乡 | 南京 | 嘉峪关 | 诸城 | 滕州 | 临沂 | 东台 | 临沂 | 沧州 | 燕郊 | 聊城 | 清远 | 乐平 | 阿里 | 鄢陵 | 濮阳 | 兴安盟 | 通辽 | 大兴安岭 | 武威 | 钦州 | 广汉 | 醴陵 | 石狮 | 绥化 | 日喀则 | 博尔塔拉 | 明港 | 泗阳 | 蚌埠 | 滨州 | 铜川 | 湘西 | 广元 | 昌都 | 盘锦 | 正定 | 河北石家庄 | 衢州 | 海门 | 厦门 | 涿州 | 江西南昌 | 乐清 | 抚顺 | 绥化 | 本溪 | 海南 | 苍南 | 百色 | 昌都 | 梅州 | 忻州 | 蚌埠 | 常德 | 抚州 | 秦皇岛 | 沧州 | 澳门澳门 | 诸暨 | 锦州 | 大庆 | 白城 | 巴音郭楞 | 燕郊 | 吉林长春 | 嘉兴 | 靖江 | 五指山 | 鹰潭 | 红河 | 仁寿 | 白城 | 滁州 | 漯河 | 云浮 | 延安 | 惠州 | 台南 | 乐平 | 启东 | 永康 | 南京 | 黑龙江哈尔滨 | 灌南 | 招远 | 如皋 | 扬州 | 丽江 | 梅州 | 阿拉尔 | 大庆 | 神农架 | 扬中 | 阿克苏 | 呼伦贝尔 | 邯郸 | 双鸭山 | 辽宁沈阳 | 邹平 | 丽水 | 滕州 | 揭阳 | 乌兰察布 | 林芝 | 博罗 | 甘肃兰州 | 桓台 | 东阳 | 仁寿 | 青州 | 三沙 | 儋州 | 锦州 | 乐平 | 临沧 | 泗阳 | 安庆 | 鄢陵 | 漳州 | 株洲 | 鄂尔多斯 | 恩施 | 招远 | 滨州 | 仁寿 | 沭阳 | 恩施 | 五指山 | 玉林 | 河南郑州 | 赣州 | 石狮 | 澳门澳门 | 扬中 | 齐齐哈尔 | 葫芦岛 | 馆陶 | 丹东 | 东莞 | 鸡西 | 博尔塔拉 | 顺德 | 云浮 | 芜湖 | 保亭 | 汝州 | 连云港 | 保山 | 阜新 | 珠海 | 济宁 | 抚州 | 赣州 | 和县 | 菏泽 | 阳春 | 黑龙江哈尔滨 | 邯郸 | 金华 | 象山 | 辽源 | 仁怀 | 东莞 | 喀什 | 甘肃兰州 | 克孜勒苏 | 桓台 | 长葛 | 宿州 | 乐清 | 无锡 | 东海 | 宁波 | 绥化 | 金华 | 台中 | 湘潭 | 张家界 | 潮州 | 济源 | 崇左 | 西藏拉萨 | 宁国 | 深圳 | 图木舒克 | 邵阳 | 三门峡 | 广汉 | 新泰 | 万宁 | 红河 | 张家界 | 东方 | 溧阳 | 固原 | 保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