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jpxxn"></form>
    <form id="jpxxn"></form>

    <noframes id="jpxxn">

        <address id="jpxxn"><nobr id="jpxxn"><meter id="jpxxn"></meter></nobr></address>

          作家班 等你來為中華少年作家代言
          中華少年作家官方網站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源 > 正文
          葉圣陶:重讀魯迅先生的《作文秘訣》
          2018年12月28日 ? admin ? 評論數 0+ ? 已影響 +

          偶爾在一個談寫作的討論會上說到了魯迅先生的《作文秘訣》,回家來就把這篇文章找出來重讀,在《南腔北調集》中。

          文章的第一句就引起我的注意:“現在竟還有人寫信來問我作文的秘訣。”魯迅先生這篇文章是1933年寫的,時間過了將近半個世紀,情況“竟還”沒有改變,打聽作文秘訣的信“竟還”有人寫,我每個月總要接到好幾封。寫信的人大多挺誠懇,要求給他們指點幾句,似乎只消幾句話就可以解決他們前進的問題,卻忘了自己去下點真功夫。其實作文哪有什么秘訣。也有找上門來的,盡管橫說豎說,他們總不肯相信,還是巴望你隨便說出一句兩句來,他們好認認真真地記在小本本上。

          魯迅先生似乎不愿意掃人家的興,他說:“作文真就毫無秘訣么?卻也并不。”接著就說做古文確乎有秘訣,秘訣之一“是要通篇都有來歷,而非古人的成文;也就是通篇是自己做的,而又非自己所做,個人其實并沒有說什么”。看了這幾句,我不免笑了。魯迅先生這個話說得確切,我在看書看報看刊物的時候也往往感覺到,笑雖笑,心里可不大舒坦。魯迅先生說的是古文,指的是從前的弊病。如今是20世紀80年代了,而類似古文的說了等于沒有說什么的文章還時常看得到,這怎么得了呢!

          說了等于沒有說,是指內容而言。魯迅先生說:  “至于修辭,也有一點秘訣,一要朦朧,二要難懂……使它不容易一目了然才好。”又說:“這些都是做騙人的古文的秘訣”,但是“做白話文也沒有什么兩樣,因為它也可以夾些僻字,加上朦朧或難懂,來施展變戲法的障眼的手巾的。倘要反一調,就是‘白描’。”

          白描的確最見功夫,就像我們蘇州人說的“赤骨肋相打”(赤骨肋=赤膊)。兩個人戴上頭盔穿上戰袍來打,不免有所憑借,有所掩護,算不得真功夫。什么都不穿不戴,赤條條一絲不掛,你一拳,我一腳,才見得出真本領。白描靠的是真功夫真本領,當然無秘訣可言,所以魯迅先生說,“如果要說有,也不過是和障眼法反一調:有真意,去粉飾,少做作,勿賣弄而已。”

          有真意,去粉飾,少做作,勿賣弄,這四條其實并非“秘訣”,而是作文的要道。四條之中,頭一條“有真意”最重要,因為說的是內容。作文而沒有要說而且確乎值得說的意思,作它干什么呢?以小說為例,假如對于素材并無豐富的積蓄,對于生活并無深切的體會,胸中沒有什么非告訴讀者不可的東西,那就盡可以不寫小說。沒有真意而硬要寫,那就只好粉飾,只好做作,只好賣弄了。可惜這些“障眼的手巾”用來變戲法也許有效,對于寫小說卻毫無幫助。

          寫任何文章首先要有真意,沒有真意就不必寫。真意從何而來?來自平常時候的積蓄。待人,處事,明理,察變,全都是積蓄。這些事項并不是為了寫文章的需要,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人本該如此。待人隨隨便便,處事馬馬虎虎,行嗎?事理物理不甚明了,宏觀微觀毫無所知,行嗎?回答當然說不行,除非你甘心做一個不怎么合格或者根本不合格的人。既然不行,就該項項留意,什么都不肯疏忽,認真它一輩子。這樣的人呀,或多或少總有點兒自得的東西,真正憑自己的心思和力氣換得來的東西。這大概就是魯迅先生所說的真意。這樣的人呀,要是沒有興致寫文章,當然是他的自由 ,誰也不該責備他。要是他懷著強烈的興致,準備拿起筆來寫點兒什么告訴人家,那必然是值得一讀的東西,對人家或多或少有益的東西。

          最近兩三年間,出現了好些寫農民的生活和思想感情的好小說。這些作者耽在農村里十年二十年,簡直就是農民。并不是有意去農村“深入生活”的。他們之中有的從來沒寫過小說,有的雖然寫過,下放之后根本沒想到將來還有再讓他們寫的一天了。他們在農村里跟農民完全一樣。靠自己的勞動過日子,對于農村政策的每一次改變,對于發生在農村里的每一件大事小事,他們跟農民一樣非常敏感。他們并沒有為了寫小說著意去搜集素材,尋找典型:一則他們沒有這樣的空工夫,二則他們根本沒想到要寫什么小說。可是日子長了,腦子里的素材越積蓄越多,典型也在腦子里逐漸形成,而且越來越鮮明生動,要是不把它寫出來甚至會感到憋得發慌。到了這樣的地步然后動手寫,成功的希望當然就大得多了。這就可見所謂深入生活重在平時,不宜乎臨時抱佛腳。要是預先定下個題目然后去深入生活,像搜索獵物一樣去抓材料,找典型,結果一定是失敗的占多數。

          要把文章寫好,有了真意,還得講究點兒技巧。魯迅先生提倡白描,也不是說不要講究技巧。會畫畫的人都知道,沒有技巧的訓練,白描也是描不好的。寫文章的技巧,我想,最要緊的大致是選擇最切當的語言,正確而又明白地把真意表達出來,決不是在粉飾、做作、賣弄上瞎費心思。有些人把這些障眼法當作技巧,著力追求,以為練好了這一手就能把文章寫好,這就走到歧路上去了。隨便舉幾個例:有的人濫用形容詞語和形容句子,以為堆砌得越多越漂亮;有的人不肯順著一般人的表達習慣來寫,以為不說些離奇別扭的話就不成其為文章;有的人搬弄一些俗濫的成語或者典故,以為不這樣做不足以顯示自己的高明。從此看來,魯迅先生提倡白描雖然將近半個世紀了,咱們現在還得提倡。魯迅先生的這四句“秘訣”:“有真意,去粉飾,少做作,勿賣弄”,其實是作文的要道,對咱們非常有用,應該把它看作座右銘。

          1981年8月13日作

          (來源:中華少年作家網/作者:葉圣陶)

          責任編輯:文禾

          支付寶

          支付寶

          微信

          微信
          作家夢想,我心飛翔

          發表留言: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

          資訊
          說說
          旗幟
          學作文就上新陽光作文
          本站系公益性文學網站,若無意侵犯了您的版權,請致信電子郵箱(791541679@qq.com),我們第一時間處理,謝謝支持!
          微彩微彩平台微彩主页微彩网站微彩官网微彩娱乐微彩开户微彩注册微彩是真的吗微彩登入微彩快三微彩时时彩微彩手机app下载微彩开奖普洱 | 郴州 | 张家口 | 红河 | 芜湖 | 湖北武汉 | 阜阳 | 安岳 | 巴中 | 泰安 | 宿州 | 泗阳 | 靖江 | 江苏苏州 | 临猗 | 姜堰 | 温岭 | 晋城 | 日喀则 | 柳州 | 商洛 | 惠州 | 改则 | 晋中 | 鄂州 | 黑龙江哈尔滨 | 鄢陵 | 大丰 | 万宁 | 阳江 | 眉山 | 高密 | 禹州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北海 | 喀什 | 醴陵 | 东方 | 深圳 | 信阳 | 禹州 | 济南 | 文山 | 宝鸡 | 焦作 | 新余 | 玉树 | 昌都 | 孝感 | 兴安盟 | 河池 | 芜湖 | 衡水 | 嘉峪关 | 招远 | 灵宝 | 延安 | 宿迁 | 张家口 | 临猗 | 枣庄 | 乌兰察布 | 滨州 | 德清 | 海南 | 天水 | 揭阳 | 南平 | 榆林 | 松原 | 海安 | 雅安 | 玉树 | 阿勒泰 | 锡林郭勒 | 果洛 | 海丰 | 东海 | 淄博 | 邢台 | 龙口 | 宁国 | 明港 | 甘南 | 六安 | 瑞安 | 运城 | 迪庆 | 福建福州 | 永州 | 灌云 | 临沧 | 文山 | 镇江 | 燕郊 | 赵县 | 中卫 | 武夷山 | 信阳 | 宜宾 | 毕节 | 红河 | 天长 | 永州 | 金坛 | 邹平 | 天长 | 厦门 | 齐齐哈尔 | 钦州 | 沧州 | 阜新 | 宜昌 | 果洛 | 曹县 | 蓬莱 | 澄迈 | 阜阳 | 沛县 | 石狮 | 马鞍山 | 灌南 | 邵阳 | 永新 | 宁国 | 平凉 | 吐鲁番 | 茂名 | 曹县 | 汕尾 | 锡林郭勒 | 阿拉善盟 | 辽源 | 象山 | 乐平 | 长葛 | 南通 | 昆山 | 襄阳 | 石河子 | 深圳 | 宿州 | 牡丹江 | 温岭 | 佛山 | 亳州 | 兴安盟 | 徐州 | 定安 | 宜都 | 汉中 | 运城 | 通化 | 洛阳 | 菏泽 | 东阳 | 宝应县 | 伊春 | 库尔勒 | 建湖 | 绥化 | 赤峰 | 台湾台湾 | 余姚 | 简阳 | 晋中 | 四平 | 正定 | 牡丹江 | 平潭 | 燕郊 | 咸阳 | 邳州 | 乐清 | 保定 | 阿拉尔 | 馆陶 | 昆山 | 天水 | 嘉善 | 崇左 | 昌都 | 长兴 | 湘潭 | 海安 | 阳泉 | 和县 | 玉溪 | 灌云 | 张家界 | 辽宁沈阳 | 滁州 | 瑞安 | 陕西西安 | 清远 | 广西南宁 | 泗阳 | 遵义 | 南安 | 十堰 | 济源 | 齐齐哈尔 | 济宁 | 兴安盟 | 金昌 | 泰安 | 沛县 |
          普洱 | 郴州 | 张家口 | 红河 | 芜湖 | 湖北武汉 | 阜阳 | 安岳 | 巴中 | 泰安 | 宿州 | 泗阳 | 靖江 | 江苏苏州 | 临猗 | 姜堰 | 温岭 | 晋城 | 日喀则 | 柳州 | 商洛 | 惠州 | 改则 | 晋中 | 鄂州 | 黑龙江哈尔滨 | 鄢陵 | 大丰 | 万宁 | 阳江 | 眉山 | 高密 | 禹州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北海 | 喀什 | 醴陵 | 东方 | 深圳 | 信阳 | 禹州 | 济南 | 文山 | 宝鸡 | 焦作 | 新余 | 玉树 | 昌都 | 孝感 | 兴安盟 | 河池 | 芜湖 | 衡水 | 嘉峪关 | 招远 | 灵宝 | 延安 | 宿迁 | 张家口 | 临猗 | 枣庄 | 乌兰察布 | 滨州 | 德清 | 海南 | 天水 | 揭阳 | 南平 | 榆林 | 松原 | 海安 | 雅安 | 玉树 | 阿勒泰 | 锡林郭勒 | 果洛 | 海丰 | 东海 | 淄博 | 邢台 | 龙口 | 宁国 | 明港 | 甘南 | 六安 | 瑞安 | 运城 | 迪庆 | 福建福州 | 永州 | 灌云 | 临沧 | 文山 | 镇江 | 燕郊 | 赵县 | 中卫 | 武夷山 | 信阳 | 宜宾 | 毕节 | 红河 | 天长 | 永州 | 金坛 | 邹平 | 天长 | 厦门 | 齐齐哈尔 | 钦州 | 沧州 | 阜新 | 宜昌 | 果洛 | 曹县 | 蓬莱 | 澄迈 | 阜阳 | 沛县 | 石狮 | 马鞍山 | 灌南 | 邵阳 | 永新 | 宁国 | 平凉 | 吐鲁番 | 茂名 | 曹县 | 汕尾 | 锡林郭勒 | 阿拉善盟 | 辽源 | 象山 | 乐平 | 长葛 | 南通 | 昆山 | 襄阳 | 石河子 | 深圳 | 宿州 | 牡丹江 | 温岭 | 佛山 | 亳州 | 兴安盟 | 徐州 | 定安 | 宜都 | 汉中 | 运城 | 通化 | 洛阳 | 菏泽 | 东阳 | 宝应县 | 伊春 | 库尔勒 | 建湖 | 绥化 | 赤峰 | 台湾台湾 | 余姚 | 简阳 | 晋中 | 四平 | 正定 | 牡丹江 | 平潭 | 燕郊 | 咸阳 | 邳州 | 乐清 | 保定 | 阿拉尔 | 馆陶 | 昆山 | 天水 | 嘉善 | 崇左 | 昌都 | 长兴 | 湘潭 | 海安 | 阳泉 | 和县 | 玉溪 | 灌云 | 张家界 | 辽宁沈阳 | 滁州 | 瑞安 | 陕西西安 | 清远 | 广西南宁 | 泗阳 | 遵义 | 南安 | 十堰 | 济源 | 齐齐哈尔 | 济宁 | 兴安盟 | 金昌 | 泰安 | 沛县 |